新聞中心 > 要聞

向世界發出中國聲音

——訪第十三屆國際檔案大會組委會學術規劃部主任王德俊

作者:本報記者 鄭艷方

來源:中國檔案報

2019-10-22 星期二

王德俊同志近照 本報記者 鄭艷方 攝

??? 時間回到1996年9月7日,這一天,第十三屆國際檔案大會(以下簡稱“13大”)圓滿落下帷幕。當天晚上,13大組委會學術規劃部主任王德俊走出五洲大酒店,看著天上朦朧的彎月,如釋重負地長吁一口氣,數年來一直繃緊的心弦終于松了下來,綿長的喜悅之情仍在心中震蕩不已。

????13大于1996年9月2日至9月7日在北京成功舉行。自1948年國際檔案理事會(International Council on Archives,以下簡稱“ICA”)成立以來,這是首次在亞洲、在中國召開的一次國際檔案盛會。大會歷時6天,與會代表2600多名,來自130多個國家和地區,超過了以往歷屆國際檔案大會的規模。在這次會議上,800多名中國檔案工作者首次以東道主身份參加國際檔案大會。王德俊是迄今國際檔案大會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來自中國的主報告人。日前,記者來到王德俊家中,聆聽他講述中國主辦13大背后的精彩故事。

世紀之交的一次檔案盛會

????黨和國家一貫高度重視檔案事業,時任國務院總理李鵬出席13大開幕式并致辭:“我們正處在世紀之交,科學技術進步日新月異,這給整個社會經濟生活,包括檔案工作,帶來深刻的影響。在即將到來的21世紀,人們無論是為追求繁榮與發展,還是為應付復雜多變的局面,都需要借鑒前人的智慧和歷史的經驗,因而檔案對于人們將會變得更加重要。怎樣保存和利用好前人留下的歷史遺產,又為子孫后代留下真實的歷史記載,是需要國際檔案界認真思考和解決的問題。我希望這次大會能夠促進這種思考,并采取積極有效的行動,使我們真正既無愧于前人,又無愧于后代。”

????王德俊介紹,在中國召開國際檔案大會是我國檔案工作者期盼已久的大事,此次在北京舉行13大是水到渠成的,這是國際檔案界對中國檔案事業取得令人矚目的飛速發展和檔案學術水平顯著提高的充分肯定。時任ICA秘書長凱斯凱姆蒂(Kecskemit)曾說道:“中國是一個檔案工作體制最為完善、檔案工作者人數最多的國家,在中國召開大會,比在俄羅斯、意大利、西班牙召開大會更令人感到振奮。日本在經濟上確實很發達,但檔案工作發達的還是中國。”時任ICA會刊《檔案(Archivum)》主編凡里(Vanrie)也曾說道:“中國檔案工作了不起,你們(專兼職)全國檔案工作者100萬,而我們比利時是個小國,(專職)檔案工作人員100人。”國際檔案界權威人士的這些話語,無不說明中國已進入“檔案大國”行列。

????除了是大會的主報告人,王德俊還擔任13大組委會學術規劃部主任。大會籌備期間,他從大會主題及4篇主報告、17篇輔助報告題目和報告人的確定,到聘請8位中外學者作為學術協調人,再到催稿、翻譯和印制中、英、法、德、西班牙、俄文6種文字的大會主報告、輔助報告,以及組織會前研討會、自由論壇等,做了大量工作,傾注了大量心血。他至今還保存著數十件與時任ICA秘書長凱斯凱姆蒂、副秘書長麥肯齊(Mackenzie)等的英文傳真信函。大會期間,他的工作也卓有成效:向中外與會者分發主報告、輔助報告,幫助與會者更好地了解會議內容;召開每次全體會議的主席、秘書、主報告人、輔助報告人會前預備會,布置大會發言順序以及有關注意事項;在4次全體會議進行時,如同會議“總監”,調度大會進程,隨時同大會主席、秘書保持聯系,確保會議正常進行;出版、分發《大會日報》,為最大程度地滿足中外與會者的需要,《大會日報》特意采用中、英、法3種文字編輯。

????“閉幕式上由一位歷史學家進行主題演講,這是國際檔案大會的慣例。”王德俊說道,“1992年9月在加拿大蒙特利爾召開的第十二屆國際檔案大會閉幕式上,波蘭歷史學家吉爾梅克演講中散布了所謂‘共產主義已在全世界消亡’的謬論,我在現場聽到后感到非常憤慨,并警示自己:這一現象無論如何不能在4年后的13大閉幕式上出現。為此,在與ICA秘書長凱斯凱姆蒂協商13大閉幕式歷史學家演講人選時,我比較注意分寸,主動出擊,先入為主,直接提出了邀請中國歷史學家作演講的建議,而凱斯凱姆蒂比較開通,未費周折就同意了。”最后,大會組委會邀請中國歷史學會會長、中國人民大學清史研究所名譽所長戴逸在13大閉幕式上作了為題為《加強聯系與合作共同繁榮史學事業與檔案事業》的演講,獲得了與會代表的好評。這也是中國歷史學家第一次亮相國際檔案大會。

向世界發出中國的檔案聲音

????1996年9月4日,在13大第二次全體會議上,王德俊作了題為《檔案立法、檔案機構和檔案基礎建設的連續性與變化》的主報告,這是46年來國際檔案大會歷史上首次由中國檔案工作者作主報告。該報告提出的“檔案立法、檔案機構和檔案基礎建設成為支撐各國檔案事業大廈的三大重要支柱”的基本觀點及其論述得到了來自130余個國家和地區2600余名代表的好評。這不僅是對報告人的鼓勵,更是對王德俊所代表的中國檔案工作者學術水準的贊揚。而且,在大會結束后的新一屆ICA執委會會議上,13大組委會秘書長劉國能對13大學術成就進行總結時,對“三大重要支柱”的觀點也給予了充分肯定與認同。

????“撰寫報告就像跑一場萬米長跑。”提起撰寫主報告的經歷,王德俊記憶猶新。1993年4月,他被ICA執委會確定為第二次全體會議主報告人,自此開跑“萬米”征程。為使主報告內容國際化,1993年10月,他向40個國家檔案界同仁致函,就檔案立法、檔案機構概況進行問卷調查。兩個月內,加拿大、美國、比利時、瑞士、西班牙、俄羅斯、日本、印度、新加坡、墨西哥、哥斯達黎加、盧旺達、津巴布韋、博茨瓦納等24個國家的檔案界同仁予以函復,其中包括時任ICA主席、加拿大國家檔案館館長瓦洛(Wallot)和美國國家檔案與文件署代署長彼得遜(Peterson)女士,他們的復函提供了大量基礎性材料或數據,彌補了原有國外材料嚴重不足的缺憾。1993年12月至1994年2月,時任檔案干部教育中心主任的他幾乎整整3個月(除夕至正月初五除外)吃住在位于昌平的培訓基地,未回家一次,除了主持日常工作外,其余所有時間都全身心地埋頭撰寫主報告初稿。初稿完成后,他及時聯系中方學術協調人王景高先生和外方學術協調人來自挪威的米克蘭(Mykland)女士,懇請他們提出意見建議,并多次向有影響力的同行討教,誠請劉國能、陳兆祦、和寶榮、韓玉梅對報告進行審讀,結合他們的寶貴意見,對報告進行多次修改。直至1995年8月下旬,歷時近2年,一篇2.4萬字的主報告最后定稿。報告內容豐滿、有說服力,展現了中國檔案工作者優秀的學術素養和學術視野。

????作為學術規劃部主任,他還努力為我國再爭取到一名輔助報告人。在與凱斯凱姆蒂醞釀17名輔助報告人選時,因為對國際檔案界的情況不太熟悉,絕大多數人選經由凱斯凱姆蒂提出并說明理由而確定,但在確定第三次全體會議第一篇輔助報告《對檔案著作的評價(An assessment of the archival literature)》的報告人選時,雖然凱斯凱姆蒂推薦了人選,他仍將事先準備好的人選方案提了出來,力薦并介紹了中國人民大學檔案學院馮惠玲的詳細情況,并報ICA執委會獲得同意。

????在國際檔案大會上,由中國人作主報告和輔助報告,這在之前是從未有過的。除此之外,會上,中國代表踴躍發言,4次全體會議自由發言環節,54位發言者中有我國代表史梅定、胡紹華等19人,占全部發言者的35%。此外,在大會會前研討會上,有2位中國代表安小米、郭莉珠聯合發言;在自由論壇上,也有2位中國代表何嘉蓀、沈麗華發言。與會的中國檔案同仁首次以學術團隊形式集體亮相,向世界發出中國聲音。而就在4年前的第12屆國際檔案大會上,才不過十五六位中國代表參加了會議,只有2人作了自由發言,更別說如此大規模地發出中國的學術聲音了。

????“事實上,在檔案工作中,我國形成了一些切合實際、切實可行的保管、保護和利用檔案等方面的成功經驗,取得的學術成就很值得在世界范圍內推廣。可是,由于缺少宣傳,這些成功經驗和學術成就很少為各國檔案界人士所知。這次檔案大會提供了一個寶貴的平臺。”王德俊回憶大會上中國代表的積極表現,至今欣喜不已。“在從世界檔案大國向世界檔案強國邁進的進程中,我由衷地希望我國檔案界年輕同仁能盡早推出像《荷蘭手冊》一樣有跨世紀影響力的著作,讓我國檔案學人早日躋身于國際檔案學術頂尖行列。”

????原載于《中國檔案報》2019年10月21日 總第3439期 第一版

 
 
責任編輯:張雪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甘肃快3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