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 要聞

情系偉人手稿 驥老初心益堅

——訪中央檔案館研究館員、毛澤東手跡研究專家齊得平

作者:實習記者 李安濤

來源:中國檔案報

2019-10-18 星期五

齊得平同志近照? 實習記者 李安濤 攝

????“檔案工作很重要,應該干一輩子。”這是1950年周恩來總理對檔案工作者的親切教導和殷切期望。有這樣一位老人,他投身于偉人手稿的管理工作,為黨的檔案事業默默耕耘了一輩子,以實際行動踐行了周總理的指示。他就是中央檔案館研究館員、毛澤東手跡研究專家齊得平。

????初秋時節,記者來到齊得平先生家中,探訪86歲高齡的齊老,聽他講述管理偉人手稿的光榮歲月,回憶檔案工作生涯中的難忘瞬間。齊老雖已過耄耋之年,但依然精神矍鑠、思維敏捷,提到從事檔案工作和管理毛澤東手稿的往事時滔滔不絕、激情澎湃。

????初涉檔案?結緣偉人手稿

????1933年,齊得平出生于河北省平山縣的一個革命家庭。1949年9月,年僅16歲的他加入了中國共產黨。1950年11月被分配到中共中央秘書處(1955年改為秘書局),從事中央檔案的管理工作。1959年10月進入中央檔案館工作。1961年起專做毛澤東、劉少奇手稿的保管和研究工作。“文革”開始后,齊老被下放到江西中辦“五七”學校勞動,1975年回到館里。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后,齊老歷任中央檔案館手稿保管科科長、中央檔案資料保管處副處長、利用部副主任,曾參加《毛澤東書信手跡選》《毛澤東題詞墨跡選》《毛澤東手書古詩詞選》的編輯,發表《親切的回憶?深情的嘉勉》《誠摯的友誼》《談毛澤東書信的收集》等文章,出版專著《我管理毛澤東手稿》。此外,齊老的研究分析成果,使一些手稿產生的時間和歷史背景得以確認,為進一步研究毛澤東的生平、思想提供了信息支撐。

????在管理偉人手稿的半個多世紀里,齊老與偉人手稿朝夕相伴,在手跡中“對話”偉人,在字里行間感受偉人的精神世界。在他心里,無論時間多么長久,空間多么遙遠,通過偉人手稿,都可與其進行心靈的交流。他心里始終懷著對偉人的無限愛戴和崇敬,并將自己的生命與熱血融入到這項偉大而光榮的事業中。

????學研結合?練就過人本領

????“我不是學檔案專業的,從事檔案工作之前連‘檔案’這個詞兒都不懂。”齊老談起當年從事檔案工作時說。

????1992年,齊老被評為中央檔案館研究館員,享受政府特殊津貼。然而,他并非“科班”出身,只是于1952年在中國人民大學專修科檔案班進修了一年而已。畢業后,他一邊工作一邊學習,不斷提高自己的業務能力和政治思想水平。

????1960年,館領導指定他專門負責毛澤東、劉少奇手稿的集中管理。為了縮微照相和珍藏保管,齊老將上萬頁手稿小心翼翼地展平厘正,并為每件手稿擬寫了標題,編制了目錄。這項工作很基礎,需要花很長時間,費很大精力,但憑著對檔案事業的熱愛,對偉人的崇敬,齊老堅持了下來,并出色地完成了工作。

????1979年以來,齊老受有關單位的委托和邀請利用業余時間審閱了《毛澤東軍事文選》(內部本)《毛澤東年譜》《劉少奇選集》等14部文稿,共計1117萬余字。審閱書稿過程中,齊老還多次同專業人士探討,并提出了一些補充和修改意見,且被出版方采納。長年的磨礪、不斷的學習鉆研使得齊老在學識、理論、經驗上均有收獲,并有所提高。

????在檔案界,尤其是偉人手跡鑒定領域,齊老也享有盛譽。他能從成千上萬份毛澤東手跡中鑒別出不同年代、不同場合的詩詞手稿、文電手跡的真偽。1992年一次書法展上展出了一幅6尺巨幅橫卷,被稱為“毛澤東1962年4月20日草書《長征》的真跡”。齊老鑒別后,認為此“真跡”一是缺乏毛主席書法的氣勢和神韻;二是毛主席沒有用過那么大的紙;三是原詩是“金沙浪拍云崖暖”,1965年《光明日報》發表時,才將“浪”改為“水”,而“真跡”1962年已是“水”,所以鑒定為贗品。

????情系偉人?力駁網上謠言

????正式采訪前,齊老帶記者走進了他的書房,展示了一張黑白照片。那是1959年10月8日,中央檔案館開館典禮當天,黨和國家領導人朱德、董必武、林伯渠、徐特立、吳玉章、謝覺哉等同志來館祝賀時與全體工作人員的合影,齊老也在里面。他說,這體現了黨中央和毛主席對檔案事業的高度重視。隨后,齊老向記者展示了毛澤東手跡出版物,文電、書信、詩詞等文稿,并說道:“毛澤東的手稿有幾萬件,都是‘無價之寶’,是他給我們黨和國家留下的‘寶貴財富’。”可以看出,齊老對偉人的無比崇敬之情。

????除了工作中管理偉人手稿,退休后,他又發揮余熱,依然關心自己心愛的檔案事業。齊老利用自己的專業知識澄清和駁斥了網上流傳的有關偉人手稿的謠言,還社會以真相。“檔案是歷史的見證,而歷史不容篡改!”齊老堅定地說道。面對網上流傳的所謂《〈毛澤東選集〉真相》(以下簡稱《真相》)中謊稱大量文章非毛澤東所寫,捏造毛澤東“知識侵權”的謠言,齊老作為一名曾長期管理毛澤東手稿的老檔案工作者,本著對歷史負責、對讀者負責的精神,以原始檔案為據,撰文《羅冰的所謂〈《毛澤東選集》真相〉究竟是“真相”還是捏造的謠言》,嚴厲駁斥了《真相》一文中捏造的謠言,澄清了事實真相。之后,齊老又撰寫了《〈沁園春·雪〉的作者究竟是誰?》一文,再度批駁了《真相》中的謠言,此文被中央網信辦評為“中國互聯網辟謠影響力2018年度優秀作品”。

????殷殷囑托?寄語蘭臺青年

????檔案工作大多都在幕后,多數人都是默默無聞地工作和付出。但只要對檔案工作懷有熱情和興趣,并堅守初心,就能夠在檔案的世界里實現自我的價值。正如齊老所言:“檔案工作是枯燥的,但是真干起來還是很有意思、很有意義的。”

????“檔案是歷史的記錄,是研究歷史的根據和憑證。做好檔案工作,不僅是當前工作的需要,而且還是維護黨和國家歷史真實面貌的重大事業。”齊老談到對檔案工作的理解時說道。對于如何做一名優秀的檔案工作者,齊老也有自己的體會。他認為,一名檔案工作者,要熱愛本職工作,熟悉檔案,學習黨史,關心黨和國家的大事;要堅持實事求是,反對歪曲和丑化黨的歷史的錯誤傾向。他還認為,檔案工作是服務性的工作。檔案工作者要有明確的主動服務意識,要甘于一輩子默默無聞地為黨中央和有關部門服好務,還要有高度的政治責任心,嚴謹縝密,兢兢業業,盡職盡責。

????“我這個人文化程度、政治思想水平不高,一輩子就干了這么一件事,就是老老實實管理毛澤東手稿,保管我們黨的珍貴檔案。”齊老總結自己一生時說道,“做了自己應做的一點工作,盡了自己應盡的一份責任。”

????一個人,一件事,一輩子。從年少青絲到滿頭銀發,齊老兢兢業業、忠心耿耿地管理偉人手稿,如一頭老黃牛默默奉獻,初心不改,用實際行動踐行了一名優秀檔案工作者的初心和使命。

????初心如磐,使命如炬。今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中央檔案館建館60周年。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新時代青年檔案工作者應當接過老一輩檔案工作者的歷史接力棒,繼承老一輩檔案工作者優良傳統,擔當起蘭臺人的職責和使命,不忘初心,爭做紅色檔案的堅定守衛者、紅色基因的堅定傳承者。

????原載于《中國檔案報》2019年10月17日??總第3437期??第一版

 
 
責任編輯:段立琳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甘肃快3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