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文化 > 文庫 > 隨筆

蘭臺情緣

作者:沈慧瑛

來源:中國檔案報

2019-10-22 星期二

????茫茫人海,蕓蕓眾生,彼此能成為朋友、同事、同學……無不源于一個“緣”字,所謂“有緣千里來相會”。緣,決定了一個人諸多的社會關系與社會角色。當年大學畢業分配,我有多個選擇,最后選擇了檔案館;踏上工作崗位后,抄寫歷史檔案卡片,一抄就是三年。因為這個選擇,讓我締結了一世蘭臺緣。

????我常想,緣分是命中注定的。有時,彼此相識多年,卻覺得內心的距離似有千山萬水之遙,而有時與對方才相識卻有一見如故的感覺,這就是緣分的作用。因為工作的關系,我經常接待社會各界人士,有幸與一些人成為朋友。很多年前,南京大學朱紅老師來查閱其母陸蘭秀的檔案,我們周到熱情的服務令她對“神秘”的檔案工作產生好感。從此,我們經常通電話,她偶爾到蘇州來辦事,大家見個面,沒有任何功利性。因工作關系結下友誼,而這份友誼又延伸到工作,她熱心地為我們征集名人檔案牽線搭橋。

????去年初秋,我利用在南京開會的間隙和朱老師相見,將我的一本文集送給她。此書收錄了《司前街監獄的前世今生》一文,其中提到陸蘭秀在司前街監獄度過的最后歲月。當我給她看有關她母親的那部分內容時,一翻就翻到那一頁,書簽也正好夾在那里。我驚呆了,竟然有這么巧的事情,真有點不可思議,或許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安排。

????與朱老師恬靜、謙和的性格截然不同的方西峰老師,有著典型的北方人直率、豪放的個性,曾隨其父在蘇州生活過。方老師自稱“草根作家”,退休后出版了3本書。10年前,她打電話來,想查閱其父在蘇州的相關資料,負責接待的同志答復說沒有,我隱隱約約聽到對話,從辦公室出來時,他們已掛斷電話。幾經周折,我終于與旅居新加坡的方老師取得聯系,提供給她不少檔案資料及報刊上有關河南大學的報道,為其撰寫《國立河南大學之命運》提供了重要依據。方老師是性情中人,不遠萬里從新加坡寄來她親手采摘的一袋南國紅豆。后來我又陪她尋訪當年在蘇州的舊居,聽她吟唱蘇州的兒歌。從蘇州開始,她又到南京、西安等地查閱資料,歷時10個寒暑,幾易其稿,《國立河南大學之命運》一書終于定稿。此書客觀地描寫了河南大學從輝煌走向衰落的過程,反映了一代學子的愛國之情,并以大量的史實證明河南大學南遷蘇州的原因。幾年后的元宵節,我赴京征集檔案,與方老師再次相逢,窗外飄著雪花,屋內暖流涌動,我吃著方老師做的元宵,與她聊著到京后的收獲。她又拿出最后的一袋紅豆相贈,長在南國的紅豆,因檔案這根紅線,把我和方老師聯結在了一起。

????因為方老師的關系,我認識了在蘇州的河南大學校友們,其中的楊澤海老師,早年加入中共地下黨,同河南大學師生一道高舉“光明來臨”橫幅的鏡頭出現在解放蘇州的紀錄片中。新中國成立后,楊老師長期在蘇州從事教育工作。2010年的一個夏日,接到楊老師的電話,說要來看我,因為天熱,且他是長者,我婉言謝絕并誠懇地表示等我有空就去拜訪他。誰料第二天一大早他就來了,執意送我一罐龍井茶。我真切感到什么叫“受之有愧,卻之不恭”,但最后還是接受了老人家的一番好意。2011年,楊老師過世,留下了他耗盡心血主編的《河南大學1948—1949年實錄》,這是一部河南大學校友們的集體回憶錄,方老師遵從楊老師的遺命,花了一年的時間進行校訂。此書與《國立河南大學之命運》成為姐妹篇,可以相互佐證。在楊家吊唁時,看到楊老師的遺照,不由讓我想起他送我龍井茶時的情景,想起他與校友們為還原歷史真相而查找檔案的情景。檔案告訴后人,這批愛國青年留在姑蘇,留在學校,是為了迎接新中國的誕生。

????傅斯年曾說“上窮碧落下黃泉,動手動腳找東西”,寫歷史文章最重要的是有充足的檔案史料作依據。朱老師為母親而來,方老師為父親而來,而楊老師則為他們這代人而來,他們共同的目的是為了還原歷史真相。我還遇到許多素昧平生的查檔者,他們或為查找獨生子女證,或為查找工齡證明,或為編史修志,檔案讓我和他們結識,出現交集,建立了深厚的友誼。

????如果當初我選擇其他工作,那么我的人生道路或許是另一番光景,但我選擇了檔案館,這就是緣分。今生有緣,緣在檔案,認識你,認識他……

????原載于《中國檔案報》2019年10月21日 總第3439期 第四版

 
 
責任編輯:張雪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甘肃快3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