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文化 > 紅色記憶

陳云撰寫的詳細記述遵義會議主要議題及決定的手稿

“遵義政治局擴大會議”傳達提綱

作者:王 崢

來源:中國檔案報

2019-10-18 星期五

????中央檔案館保存著一份珍貴的檔案——1935年陳云撰寫的《“遵義政治局擴大會議”傳達提綱》。這份檔案原保存在蘇聯莫斯科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團檔案里,1957年1月被接收回國后,一直保存在中央檔案館。手稿一共8頁,既沒有署名,也沒有成文時間,標題上冠有“(乙)”字,說明它原是一份材料的“乙”部分,即第二個部分。遺憾的是,在中央檔案館現存檔案中,并沒有發現這份手稿的“(甲)”部分。

????當年,手稿被接收回來后,雖經多方調查核實,仍然無法確定由何人寫就。1982年4月23日,中共中央黨史資料征集委員會調查人員將手稿的復制件分送給參加過遵義會議的陳云、聶榮臻、楊尚昆和鄧小平等同志,請他們辨別鑒定。5月18日,經陳云證實,這份手稿是他在遵義會議后為中央縱隊傳達會議情況而寫的傳達提綱。后來黨史上很多關于遵義會議的細節都是從這份手稿里獲悉的。

1935年,陳云撰寫的《“遵義政治局擴大會議”傳達提綱》(部分)。 中央檔案館藏

????1934年10月,第五次反“圍剿”失敗,中央紅軍被迫退出中央革命根據地,實行戰略轉移,開始了著名的長征。長征開始時,陳云是紅五軍團中央代表;12月中旬黎平會議后,他任軍委縱隊政治委員。紅軍進駐遵義后,陳云作為中央政治局委員參加了遵義會議。

????據陳云回憶,大約在1935年2月中旬到3月上旬,軍委縱隊從云南威信到貴州懷仁鴨溪鎮的行軍途中,為了向部隊傳達會議精神,寫下了這份手稿,詳細記述了遵義會議主要議題及決定。

????紅軍過瀘定橋后,陳云根據中央的指示離開了長征隊伍,去上海恢復黨的組織,但由于上海的黨組織遭到了幾次破壞,加之共產國際中共代表團迫切希望得到紅軍的確切消息,于是陳云前往蘇聯向共產國際匯報有關情況。這份手稿也應是那個時候被帶到了莫斯科。

????陳云在這份手稿中記述了遵義會議前后的許多有關歷史情況,包括遵義會議醞釀過程、會議的主要內容,尤其是中央的組織變動情況等。

????關于會議的目的,手稿中說“會議的目的”之一是“檢閱在反對五次‘圍剿’中與西征中軍事指揮上的經驗與教訓”。

????關于會議時間,“當著紅軍占領遵義以后,政治局擴大會議即行開幕”。紅軍是1935年1月7日占領遵義的;9日,軍委領導進駐遵義;15日至17日,召開遵義會議。

????關于會議參加人員,手稿載明“參加這個會議的同志,除政治局正式及候補委員外,一、三軍團的軍團長與政治委員林(彪)、聶(榮臻)、彭(德懷)、楊(尚昆)及五軍團的政治委員李卓然、李(富春)總政主任及劉(伯承)參謀長都參加”。

????關于會議的決定,手稿中說“擴大會議一致決定,改變黎平會議以黔北為中心來創造蘇區根據地的決議,一致決定紅軍渡過長江,在成都之西南或西北建立蘇區根據地”。這就改變了原定的進軍方向。但在這之后手稿中有個注,說會上“個別同志對于四川敵人的兵力是過低的估計的。后來由威信回兵黔北而沒有達到渡江入川的目的”。從這個注可以推斷出,這件手稿應寫于1935年2月中旬以后。因為中央紅軍2月18日至21日,才實施“二渡赤水,回師黔北”的計劃。

????在手稿最后一頁有這樣一段記載,“擴大會最后作了下列的決定:(一)毛澤東同志選為常委。(二)指定洛甫同志起草決議,委托常委審查后,發到支部中去討論。(三)常委中再進行適當的分工。(四)取消“三人團”,仍由最高軍事首長朱周為軍事指揮者,而恩來同志是黨內委托的對于指揮軍事上下最后決心的負責者”。“擴大會完畢后中常委即分工,以澤東同志為恩來同志的軍事指揮上的幫助者。”“在由遵義出發到威信的行軍中,常委分工上,決定以洛甫同志代替博古同志負總的責任。”這就改變了中共中央領導集團的成員,毛澤東進入中央政治局常委。之后不久,3月,中央又決定由毛澤東、周恩來、王稼祥組成新的“三人團”,全權指揮軍事行動。

????遵義會議解決了黨內所面臨的最迫切的組織問題和軍事問題,結束了“左”傾教條主義錯誤在中央的統治,確立了毛澤東在中共中央和紅軍的領導地位。而這些成果,又是在中國共產黨同共產國際中斷聯系的情況下獨立自主地取得的。這次會議,在極端危急的歷史關頭,挽救了黨,挽救了紅軍,挽救了中國革命。從此,中國共產黨能夠在以毛澤東為代表的馬克思主義正確路線領導下,克服重重困難,一步步地引導中國革命走向勝利。遵義會議是黨的歷史上一個生死攸關的轉折點,它標志著中國共產黨在政治上開始走向成熟。

????原載于《中國檔案報》2019年10月11日 總第3435期 第一版

 
 
責任編輯:張雪 段立琳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甘肃快3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