檔案文化 > 人物縱橫

讓女兒擁有飛翔的翅膀

——張武齡對四個女兒的養育與熏陶

作者:張建安

來源:中國檔案報

2019-09-23 星期一

????說起宋氏三姐妹,可以說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合肥張氏四姐妹可能不如宋氏三姐妹名氣那樣大,但她們同樣優秀,人生同樣傳奇。張氏四姐妹分別是張元和、張允和、張兆和、張充和。一個家庭,能培養出一名才女就已經很不容易了。張家卻一下培養出4名才女,讓人們情不自禁地對四姐妹的父母肅然起敬。其實,四姐妹還有6個弟弟,均在父親張武齡的養育和熏陶下成才。

張武齡與四個女兒的合影

倡導讀書家風

????“家里有萬頃良田,每年有十萬擔租,是典型的大地主家庭。父親可能是因為很早就離開了老家接受了新思想,他完全沖出了舊式家庭的藩籬,一心鉆進了書堆里。這個家庭帶給他的最大便利和優越條件是他可以隨心所欲地買書。”這是二女兒張允和回憶父親時所寫的文字。

????安徽合肥有五大家族,張武齡的家族就是其中之一。晚清時期,張武齡的祖父張樹聲擔任過直隸總督、兩廣總督、兩江總督;張武齡的父親擔任過四川川東道臺。這樣有地位、有田產的巨富之家,很容易出紈绔子弟。但張武齡最大的興趣是讀書,讀書不僅讓他的生活與眾不同,也影響著他的子女們。“父親最喜歡書,記得小時候在上海,父親去四馬路買書,從第一家書店買的書丟在第二家書店,從第二家買的書丟在第三家書店……這樣一家家下去,最后讓男仆再一家家把書撿回來,住的飯店的房間中到處堆滿了書。”這是大女兒張元和的回憶。

????四姐妹的母親陸英是名門之女,她不僅將家里的大事小事安排得井井有條,而且對孩子們的教育理念與丈夫完全一致。陸英除了讓孩子們讀書外,還讓家里所有的奶媽都必須識字。這樣的氛圍讓張家姐妹更喜歡讀書,也讓她們養成終身讀書的好習慣。

????張武齡有意識地倡導讀書家風。當孩子們讀書有疑問時,他會不厭其煩地講解;還經常給孩子們講故事,讓他們明白父親想要提倡的家風。張允和在《親愛的父親》一書中寫道:

????他講的故事不但有趣味還有文采,讓人一輩子也忘不了。比如近80年前講的一則成都詩婢家的小故事:那個注四書五經的鄭玄(鄭康成),家里盡為詩婢、書婢。有一天一個丫頭跪在院中,另一丫頭看見問:“胡為乎泥中(為什么滾一身泥巴)?”跪著的丫頭答道:“薄言往愬(也曾向他去傾訴),逢彼之怒(他反而向我大發怒)。”家中丫環玩笑時皆用《詩經》中語,可見鄭玄通過細微言行所倡導的家風是什么了。

????自由釋放天性

????回憶起父親,張允和總是充滿感恩之情:“父親從小給了我們最大限度的自由發展個性、愛好的機會,讓我們受到了盡可能好的、全面的教育,他一定是希望我們不同于那個時代一般的被禁鎦在家里的女子,希望我們能邁開健康有力的雙腿,走向社會。”之所以如此,與張武齡自身廣泛的愛好、獨特的個性有很大關系。

????由于張武齡經常迸發出奇怪的想法,便被他的小舅子稱為“張奇友”。張武齡之子張宗和的幾則日記便清晰地記錄下當年的痕跡。張宗和在1930年12月10日的日記中寫道:“回家看見爸爸把我們的房間用了樂益里的布景遮了起來。聽小五狗說,爸爸在夜里跑到樓上,把二翠、高干、四姐嚇壞了。二翠當是鬼,跑到四姐房里,把門鎖了起來。四姐當是強盜來了。”在1931年2月28日的日記中,張宗和寫下了一件更有趣的事情:

????有10點鐘了,我到家。在通樂益的門口坐了一個人,好像是媽媽。我問她為什么坐在這里。她說:“等你爸爸。”我上樓看見爸爸在四姐房里。正講他倆吵起來的事。爸爸央著我們下去,請媽媽回來。媽媽不回來,一定坐在門口。爸爸去了,說了幾句好笑的話,把大家都引笑了,四姐更笑得厲害。我們把媽媽擁進爸爸的屋子坐著。爸爸講了上海十三爹十三奶吵架的好笑的故事。我們吃了點東西后,看見爸爸和媽媽又說又笑。我們知道沒有事,就回到樓上。

????張宗和日記里的“四姐”正是張武齡最小的女兒張充和。可以說,有什么樣的父親,就有什么樣的女兒。一方面,張充和被譽為“民國最后的才女”,無論字、畫、詩乃至昆曲,都有極高的造詣。另一方面,她常說的一句話是:“我這輩子就是‘玩’。”抱著這種心態,她高高興興地“玩”了一輩子,最后以102歲的高齡告別人世。

????不要以為張家四姐妹沒有嚴格的家教。四姐妹很小的時候,陸英就要求她們一絲不茍地認字。由于不聽話,張允和曾被關在屋里,第二天她便乖乖地認字了。張武齡、陸英夫婦更是放手讓奶媽們嚴格管教孩子。奶媽們對孩子的吃、穿、用樣樣都管,規矩很多。如:家里來了客人,孩子們一定要在客廳的一側規規矩矩地向客人打招呼,等到傭人端著糖果盒子上來后,才能安安靜靜地依次退出,絕對不會出現在客人面前鬧著要糖果的舉動。

????張武齡對孩子們是溫和的,但也有不能觸碰的底線。比如,他對賭博深惡痛絕,絕不允許孩子們沾染這方面的惡習。有一年過節,孩子們聚在一起玩骨牌。張武齡看到后,與子女們談條件,說:“如果不玩骨牌,你們可以跟著老師學唱昆曲,還可以上臺表演。”本來就對昆曲感興趣的孩子們欣然同意了。后來主持北京昆曲研習社的張允和這樣說:“父親從小喜愛昆曲,年輕時就對曲譜版本進行研究……父親請了專門的老師在他的書房里教我們姐妹識譜拍曲,讓我們看書看戲。我淘氣得要命,只看戲不看書。大姐頂規矩,認認真真學,后來又參加曲社,拜名師習身段,生旦兩角都擅長,以至終身姻緣、愛好、事業都因昆曲而起。”

????幸福靠自己創造

????張武齡非常重視女權,有很強的教育情懷,張家四姐妹成長的那個年代,女子上學非常少見。他為了讓女孩子們也可以上學,就開始辦校包括幼兒園、女子中學等,但因種種原因,所辦的學校均沒有持續多久,只有1921年創辦的樂益女子中學,堅持了17年。樂益女子中學曾遇到經濟困難,有人要給學校捐款,張武齡卻拒絕了,說:“無論財務多么困難,我都不接受外界捐款,因為我要獨立自主辦純正的教育。”為此,他不惜拿送兒女出國留洋的錢來辦學,很多親戚嘲笑他:“這個人笨得要死,錢不花在自己兒女身上,花在別人兒女身上。”張武齡真不把錢花在兒女身上嗎?當然不是,他的錢只花在兒女們教育上。至于兒女們以后的路,最終還是要靠自己。因為,張武齡看到過太多的紈绔子弟如何因依賴父母的財產而落了個可悲的下場。他明白父母雖然可以給兒女助力,但無法代替他們本人。

????對于兒女們的婚姻,張武齡采取非常開明的態度,稱:“婚姻讓他們自由決定,父母不管。”受這種觀念的影響,張家四姐妹均通過自由戀愛找到終身伴侶。

????大女兒張元和的丈夫是顧傳玠。在結婚前,顧傳玠早已是名滿天下的昆曲演員,但按照當時人們的觀念,昆曲演員社會地位低,配不上張元和這樣的大家閨秀。張元和愛昆曲,也愛顧傳玠這塊“玉”,最終突破種種成見,二人結為終身伴侶。

????二女兒張允和的丈夫是周有光。二人相識時,周有光的家族已經衰敗,要娶張允和這樣的大家閨秀還是有壓力的。結婚前,他給張允和寫信:“我很窮,怕不能給你幸福。”張允和回了一封有10頁紙的長信,意思只有一個:“幸福要靠自己創造,而不是靠家庭、靠父母。”這樣的觀念正是張武齡教導給女兒們的。周有光后來成為著名的語言學家,夫妻感情也一直非常融洽。

????三女兒張兆和的丈夫是沈從文。沈從文后來成為中外聞名的文學家,夫妻二人也是白頭偕老,令人羨慕。

????四女兒張充和的丈夫是德裔美國籍猶太人傅漢思。這位“老外”是著名的漢學家,與張充和有很多共同語言,二人后來均在美國耶律大學任教,感情和睦。

????四姐妹是如何看待父親的?張允和在《灑到人間都是愛》中寫道:“元姐的一封‘父逝,告弟妹’的電報,讓逃難在各地的九個兒女失去了人間最偉大的愛。”四姐妹中,張充和很早就過繼給二祖母,雖與父母在一起的時間最短,但她提到父親時,總用“偉大”的字眼來形容。

????原載于《中國檔案報》2019年9月20日 總第3428期 第三版

 
 
責任編輯:段立琳
 
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甘肃快3开奖走势图